• 周四的下午,和July到沙面拍照。转了一次公车。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偏爱在下午拍照,脑子里想的全是很好的阳光穿过树透出来,斑驳的树影。我的排行榜里总有一些意向或是词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比如这里的“斑驳”,和“午后的阳光”。

      沙面是原来的殖民地,所以说就是很有调调的一个地方,小资情调。还是殖民遗风?

     

    斑驳的阳光

    过去50M就是波兰领事馆了,那里不让拍照,我看到的是上面飘着的红白两色的波兰国旗,配上这个下午的阳光,想到陈丹燕写的波兰《恍然》,那时她在波兰度过了整个夏天,阳光在她的无名指上留下了一个戒指的印子。

    无神论者的我,看到暮色中的教堂,还是不由得想许个愿。

    无论如何,教堂都会静静地,静静地站在这里。多少年多少月多少天,她都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