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4

    paul simon coke - [正大综艺]


    Fritz Kola, a local coke from Hamburg.

    上周日去看哈六,离开场还有3分钟:
    小德问:要喝什么?
    我说:保罗西蒙可乐。
    -啥?!
    -保罗西蒙可乐。最上面那个啦。
    -哦,你说Fritz Kola啊。
    -对我而言,它就是保罗西蒙可乐!你不觉得那两人怎么瞅怎么像simon & garfunkel吗?

    (有图为证)
      <——>

  • 2009-07-17

    胶片。(二)穿越 - []

    第一张,在九龙望香港岛。
    第二张,从香港博物馆出来,一个垃圾桶。

    第三张,束河青年旅馆,继续带着小熊上路。

    小熊也跟着去了香港的,和我睡在青年旅馆70块一晚的床位上,也拍了照的,只不过用的是数码。那是短短两日的毕业旅行。包里有大瓶装的水,一盒枣泥蛋糕。就是靠着这口粮,挨过了好几餐,只在要回学校之前吃了碗鱼蛋粉,喝了杯奶茶。
    在尖沙咀的邮局里给我的高中地理老师还有初中语文老师写了明信片,当然也给自己写了。给自己的地址写了广外15栋,没赶上收到卡,就得离校,想起来还一阵一阵地揪心。后来初中语文老师跟我说,她收到我写的卡,很自豪地拿到班上去告诉她的学生,这是来自我10年前的学生的卡,她刚从大学毕业。地理老师的也应该收到了吧,没法去核实情况。那时候我应该对地理老师有种weird crush,说不清楚是什么,当了地理课代表,拼了命地学好地理,高三备考时还专门买了地理的辅导书,做很多额外的练习,攒了问题去问地理老师。
    还有一事可以收入回忆录:老师的休息室就在我们班旁边,每次路过,要是我看到地理老师在抽烟,我就会跟做贼一样吼一声NO SMOKING,然后撒腿就跑。后来,同班一位同学的谢师宴上,地理老师借着酒兴说,你们班的那个XXX啊,每次我抽烟要是她看见了都说NO SMOKING。呵,别以为我不认识英文,这两个单词还是知道的。
    去香港的时候特意往MP3里装了《我的1997》。第一次听是在小学的时候,爸爸买回来艾敬的卡带。那阵子每到午觉时间,我就从冰箱里拿出一瓶5毛钱的汽水,躺在凉席上,用一根别人用来编手链的塑料细管子当吸管,看一本叫《白药传奇》的小说,听那盒带子。那感觉跟阔少差不多了。十多年以后,当我坐在维港边上吹风再次听到那首歌时,觉得歌声是从那些个悠长夏日的时光里飘到我耳朵里的。
    要离校的前一晚,整个宿舍只有我。听到了从401到407最后留守的女生们围坐聊天,后来男生也加入进来。再后来大家都到操场上去,彻夜长谈。很遗憾我没有加入我们青春散场前的夜话,我只是躺在宿舍的凉席上,整夜都没有睡着,哭了好几次。

    束河是工作后第一个长假时候去的。去看雪山音乐节。在铺满松枝的广场上,围着篝火,远远的,舞台上的崔健唱,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也跟着广场上的人群哼起来,一无所有,噢噢……你何时跟我走。

    现在我家里的书架上,有一层放着这些年我寄给他的所有东西,信件,卡片,画册。其中包括从香港寄的,还有从束河寄的。它们都在呢!曾经从邮局寄走它们的时候,从未想到,有一天会再见。这算是一个miracle. YOU NEVER KNOW.

  • 2009-06-30

    平谷一点红 - []



    最近真的喜欢上了红色,可能是快到24岁的缘故。同时还迷恋长腿叔叔,看了一遍又一遍。
    果子是醋栗,人生第一次吃到。前不久还吃到了蓝莓和树莓,吃树莓的时候,学着爱美丽的样子,套在指头上一口气吃光光。
    六月的最后一天!我的七月就要来了!!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