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听歌来我看书,绿水青山带笑颜。
    新买的红格子野餐垫派上了用场。旁边有一群英国人在玩板球,有抱着笔记本写东西的人,有放风筝的,有扔飞盘的,有领孩子和小狗出来晒太阳的人,更多的是在搞烧烤喝啤酒。
    下次来要找个上风向的地,就不用老是闻见人家的烤肉香而弄得很狼狈地要跑到墨西哥餐厅去打牙祭。

  • 2009-05-13

    写照 -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此情此景,想到的就是这首天净沙秋思。
    一种孤独感深深地打动了我。
    公公问我,为什么拍一只被丢弃的玩具熊。
    我说,我想带它回家
    心里说,我也很寂寞。
    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

  • 2009-05-06

    日渐长 - []

                                   


          上上个周末回汉堡的途中小憩,在一个湖边的草地上晒太阳,脱掉鞋体验踏青。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人在玩帆船有人在玩独木舟,旁边的空地有很多人在晒太阳,那些捂了一个冬天的雪白的身子像玻璃房里种出来的无土番茄那样索然。孩子们大多穿着洞洞鞋,在湖滩上拣石头。天上的飞机喷出优美的弧线。我被草丛里这些朴素的小花吸引住了,趴下近距离地拍,沾染了一身的花粉。幸好我不过敏,要不这一路上就换成他对我说gesundheit。那日是体验了一把浮生半日闲。我才是把袜子脱了直接穿平底休闲鞋,晒晒脚。他们德国人都急不可奈地换了夏装。仿佛春天只是一天,而不是一季。
          天光要到晚上九点以后才散去,给我的错觉就是我有太多的时间,加之我现在过的生活平淡又缓慢,给我的更大错觉是我有太多太多的时间。有时候过得都心慌。刚买的薄荷,因为长虫子,连盆带土的都扔了,只剩一盆罗勒弱不经风的样子在厨房的窗台享受五月里的阳光。在厨房里发现了个消遣,就是把电脑搬到操作台上,不一定看,用来听。做饭的时候就觉得热闹得很,每天必看(听)我最爱的伊恩主持的玩转地球,这个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追的节目,现在对我是很好的安慰。
          原来很向往的单身公寓的生活,目前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实现。虽然家里的家具都是他原来就有的,我的东西在这个不足六十平米的小公寓里少得直接可以忽略,但因为他每周有四天三晚都不在家,所以成全了我这个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主儿。躺大红色的沙发上看书,洗衣服的时候放多多的柔顺剂,好让玫瑰的香味在阳光的作用下充溢着屋子,每顿饭食都认真做,不亏待自己。下楼散步,去超市买东西。起初很不习惯他不在身边,后来慢慢适应了,对自己说女孩子要是没有过一个独身的空间,不得不算是一种遗憾。
          有时发觉,现在的时光,竟然和童年很像:时间老是用不完,我自己跟自己玩。这是个很难界定的错觉。我是小了,还是老了?或者我哪儿都没去?什么都还在原地?
          我觉得眼前有金色的沙漠,有绿色的原野,有蓝色的海洋,一切浩浩荡荡漫无边际的东西。停滞让人感到焦灼,怕哪天连那些颜色炙烈的宽广都消失了。而我需要的,只是一条路。
          日子是安稳,也是动荡。是闲适,也是紧张。是宁静,也是嘈杂。是相聚,也是别离。是我的表象,也是我的内心。这个时节的花儿就这样没心没肺地开成一片海,风中到处飘着蒲公英。